行业资讯

文具的简化越来越流行

时间:2014-8-5 17:03:00  作者:爱文具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67  评论:0
内容摘要:    繁复花哨不再受追捧,复古怀旧芳踪难觅,唯有简洁清新才是米兰今年的“新宠”。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2014年米兰家具展上,极简主义设计当仁不让成了绝对的主角。无论是习惯于剑走偏锋的Moooi,还是包容并蓄的意大利老品牌B...
    繁复花哨不再受追捧,复古怀旧芳踪难觅,唯有简洁清新才是米兰今年的“新宠”。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2014年米兰家具展上,极简主义设计当仁不让成了绝对的主角。无论是习惯于剑走偏锋的Moooi,还是包容并蓄的意大利老品牌B&B,抑或一贯主张简洁设计的日本Nedo,都在本届米兰展上“坚决贯彻”极简主义的路线。“满眼望去都是利落的线条、简单的构造,仿佛再附加一点点装饰都是多余的罪过。”用米兰家具展主席克劳迪亚·鲁迪(Claudio Luti)的话来形容,“设计界今年风向陡转毫无征兆,不约而同,却也来得恰逢其时。”
 
  克劳迪亚和媒体的此番谈话似乎别有深意。众所周知,每年米兰家具展是设计界最重要的风向标之一,其间所呈现的作品大体风格会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左右全球设计的潮流。其实,极简主义回潮并非空穴来风,欧洲高度发达的设计已经渗入到当地人每一个生活细节之中,无处不在的设计让不少人产生“审美疲劳”。就连法国设计明星菲利普·斯达克(Philipe Stark)和荷兰“鬼才”马瑟·旺达斯(Marcel Wanders)都在近几年纷纷抛出“设计过剩”、“设计已死”的言论。
 
  而今年米兰极简主义大肆逆袭,或许是在繁华和喧嚣过后,设计界竭力展开的一场“自我救赎”。
 
  还能再简洁一点吗?
 
  “我总觉得这灯上还有一些结构和线条是多余的。”包豪斯风格的德国老厂灯已经算是简洁设计中的经典之作,但是埃尔伯特·拜尔格特(Alberto Biagetti)和劳拉·拜德萨拉(Laura Baldassari)受家具品牌Atelier Biagetti之邀改造老厂灯。他们不仅不为老厂灯做任何修饰,反而还想为其再做减法。经过反复斟酌以及各种支撑力试验,埃尔伯特他们缩小了灯罩的进深,细化支撑杆,唯一保留了支撑座上的三角形支架。“如果把三角架也去掉,整盏灯会变得头重脚轻,当即栽倒在地。”埃尔伯特和劳拉将整盏老厂灯精简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按照他们的解释,“我们不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也不想为后来者留余地,老厂灯的极度精简版就此一个。”为了庆贺自己的改造成功,埃尔伯特沿用了原版老厂灯的名字,在英文后缀加上白色一词,意味简单至极,于是一盏名为“白色抛物线”(Parabola White)的新厂灯诞生了。
 
  另一家德国品牌e15推出的两款灯具“北方”(North)和“帕罗”(Palo),也将减法进行到了极致。这让参与设计的艾娃·马戈埃尔(Eva Marguerre)、马瑟·布萨(Marcel Besau),以及麦克·瑞森(Michael Raasch)感觉又回到了童年时搭积木的情景。
 
  同样是设计灯具,由马瑟·旺达斯担任设计总监的Moooi品牌,今年找来了荷兰夫妻档斯蒂芬·舒尔顿(Stefan Scholten)、卡乐尔·拜金斯(Carole Baijings)。夫妇二人为Moooi设计的彩球灯,简单得只有灯芯和玻璃罩,唯一的装饰是灯芯上淡淡的小波点。其实,彩球灯只是马瑟计划在今年推出的极简系列中第一款产品。纵观本系列中包括沙发、餐桌、躺椅在内的家具,简约素净和彩球灯如出一辙。而前两年还在Moooi设计中大行其道的Art Deco的花纹、写实主义的造型的痕迹,在马瑟的强势把控之下,已经被抹得一干二净,仿佛在Moooi品牌系列中从未存在过一样。
 
  事实上,不只是各式各样的灯具,小到酒杯、办公文具、书架、墙壁挂件,大到双人椅、六人餐桌,各大家具品牌都在有意无意地标榜极简主义。设计师为米兰展量身定制的全玻璃餐桌“米兰之桌”(Table de Milàn),桌面上的几层简单颜色就是桌子唯一的点缀。这和往年展览上层次丰富、造型奇特的主题家具大相径庭。就连以夸张、搞怪设计成名的西班牙设计“顽童”杰米·霍亚(Jaime Hayon)也受到这股风潮的影响,在今年的餐具新品上收敛了不少。事实上,这股风潮不仅全面、迅速地改变着欧洲设计师的思维,还波及到了其他地区。比如,从新西兰的家具品牌Resident推出的寄宿学院派餐桌(Resident Scholar Table)来看,原来,他们也是极简主义的忠实拥趸。
 
  消解“设计过剩”?
 
  “对设计师来说,极简主义可能是最难把握的一种风格。多那么一丝一毫,都是设计上的失误。是否能驾驭简练的设计语言,是检验一个设计师在专业上是否达到炉火纯青程度的最佳标准。”去年新成立的品牌Something Good的设计师托马斯·凯尔(Tomas Kral),在半年前设计“分裂”(Split)文具系列时,已经预见到了今年米兰展上的主流格调。为了让自己的新品牌为更多人所接受,他对自己的设计方案一改再改,直到他确定无法再做减法,才最终算敲定了设计稿。凯尔坦言:“这是很困难的设计,虽然它看上去的确非常简单。”
 
  那么,既然极简主义作品的设计过程如此艰难,为什么在标榜设计多元化的米兰展上,设计师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啃硬骨头”?丹麦小清新品牌Hay创始人洛夫·黑(Rolf Hay)的回答,一定程度上为人们揭开了谜底。“再好的设计都是人们生活中的背景,它们不是主角,更不应该成为主角。”洛夫认为,欧洲设计界当下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创造更多的设计,或者炮制出一种全新的风格,而是如何以新设计消解“设计过剩”的问题,让设计不再“张牙舞爪”。
 
  这个说法得到了其他设计师的应和。美国哈佛大学建筑系毕业、现居于希腊的华裔设计师卢志荣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表面上看来,这是设计风潮的轮回。但彼时和此时情况不一样。”上世纪90年代,正是极简主义设计鼎盛时期,那只是人们看腻了其他各种流派的设计换换花样,之后,极简主义的地位很快又被后来居上的折中主义所取代。但现在,它却成了设计界自我反省、自我救赎的一帖良药。“现在的这场风潮,影响力应该会持续很久。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太过耀眼的设计,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往往会喧宾夺主。毕竟,这些产品不是博物馆和画廊的陈列,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和人们发生关系的物品。”卢志荣打了个比方,花哨繁复的设计就好比一个性格过于强烈的人,在电影、小说和摄影作品中看上去很有魅力。“但在现实生活中,你遇到这样的人还要与之天天相处,你是不是会累得想挣脱逃跑呢?”卢志荣认为,借用中国老庄哲学来解释,至高境界的设计应该是“无为的设计”。
 
  “为什么我们不能再简洁一点?在我的认识中,极简主义从来没有淡出过设计主流舞台。”据说,日本知名设计机构Nedo创始人佐藤大,在设计上的简约处理方式总能让人大吃一惊。也许,他的作品接近于卢志荣所说的“无为的设计”。今年,佐藤大对木作产生了兴趣,无论是为其他品牌还是为Nedo捉刀,他都是用木料做出了最简单、直白的家具。按照Wallpaper杂志的说法:“没有丝毫修饰,让家具素面朝天、直来直往,这个有严重洁癖的设计师再度挑战了我们的思维。”而佐藤大本人则回应说:“生活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外面的世界已经太过吵闹、拥挤了。家里的生活简单纯粹一点不是更好吗?”这个偏执的设计“怪才”一直认为,“在我们这个时代,简洁者更适合生存。”

文具网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收集\行业专家投稿\本站编辑撰写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

©2012-2017 爱文具网 www.iwen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创业 冀ICP备150218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