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笔帽小孔随想(二)

时间:2014-4-18 10:40:25  作者:爱文具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59  评论:0
内容摘要:笔帽小孔的事,从我知道到现在大概已有十多天了,就在昨天写《随想(一)》时,我便已做好了写这一篇的准备。然而今天开始了,我却无法接着上篇的思路走下去,心里很不是滋味,怪只怪自己的修为不够!《随想(二)》的完结不应该是最初想法的终结,《随想(三)》本也是之列的一篇却没了写下去的冲动!...

笔帽小孔的事,从我知道到现在大概已有十多天了,就在昨天写《随想(一)》时,我便已做好了写这一篇的准备。然而今天开始了,我却无法接着上篇的思路走下去,心里很不是滋味,怪只怪自己的修为不够!《随想(二)》的完结不应该是最初想法的终结,《随想(三)》本也是之列的一篇却没了写下去的冲动!

硬硬生生地我把自己拽回了昨天,希望尽最大努力使《随想(二)》说得过去。

笔帽,如单独拿来说或许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问题,就近来“笔帽小孔”问题也不过是新闻的一件事而已,它关乎民生;民生,一般来说指的是民众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以及民众的基本权益保护等等。

2008年到来之前,“笔帽小孔”似乎是一个不关乎民生的问题,也便真得没有引来多大的躁动;那时它甚至都不被看作是一个物件,充其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物件——至少,我那时的笔是常没有笔帽的。这此事件的波动,完全来于一个突然的故事;我就不讲了,您懂的!如果这故事的发生再推迟数年或数十年甚至数百年(估计那会儿或许会不再有这样的问题了,只因科技的发展不是想像可以想像的来的),我想这样“轰炸式”的新闻不会在今天出现,也不会殃及今天的文具市场!

殃及,这似乎是一个不该用在这儿的词,必竟是民意不可违,法律更不是儿戏,我们应该说成是活该!

记得前些年,看过一篇文章却几乎全产部忘却,只是印象里那篇谈及了王国维:他吸完一根烟,跃身头朝下扎入水中,于园中昆明湖鱼藻轩自沉;后有遗书中道“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那篇文章说,王国维不过是朝代更迭的陪葬品罢了!历史是前进的,前进的历史有先驱的领引者,也有顽固的陪葬者;我们不能说谁对谁错,双方的牺牲将是必然,我们说这是历史的发展。历史的错吗?——我们姑且说“非也”,我们姑且说是为了迎合当下或者说能看到的距离!

“错”终将会被“对”代替,“对”了总有一天也会成“错”,这似乎是一个时间问题,而时间的碾压下是一具具自以为清醒和自以为茫然的尸体!

文具行业中笔帽小孔风波,也不过如此罢了,而后续之言,尽在《笔帽小孔随想(三)》!

文具网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收集\行业专家投稿\本站编辑撰写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

©2012-2023 爱文具网 www.iwen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品牌白酒 冀ICP备150218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