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豪文具

(应豪文具官网)浅谈:文具企业可积极开拓礼品市场

时间:2014-3-27 14:45:04  作者:爱文具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05  评论:0
内容摘要:    在如今创新之风盛行的时代,没有创新意识就等于是固步自封,没有创新能力就等于扼杀了行业的发展之路。而对于不断求新求异的创意文具行业的来说,创新在文具产品的设计上要求的也越来越多。应豪文具   在产品模仿逐渐趋同现象的今天,文具产品有了更创新的设...
    在如今创新之风盛行的时代,没有创新意识就等于是固步自封,没有创新能力就等于扼杀了行业的发展之路。而对于不断求新求异的创意文具行业的来说,创新在文具产品的设计上要求的也越来越多。应豪文具
 
  在产品模仿逐渐趋同现象的今天,文具产品有了更创新的设计,更人性化的功能,更富时尚感的外观,越来越多的文具用品就像艺术品一样,外形优雅与做工精良形神兼备,与礼品市场的变化紧紧相连。修正带的样子不再呆板,变得多彩多姿;笔记本册也穿上了华丽丽的衣裳,上演一场场精彩纷呈的视觉盛宴;便携式的文具更加小巧,大小如同钥匙扣。在礼品市场不断的推动下,文具也以独特的魅力和创新变得更具人性化,更具有时尚风格,成为礼品市场新的选择。得力文具
 
  强调实用的功能,一直是选择礼品的首要条件,试想精挑细选,价值不菲的礼品因为不实用而被原封不动的束之高阁,那这件礼品就失去了馈赠的意义。最近几年,文具凭借精巧的包装、齐全的种类、卓越的功能性以及合理的价位,不但是日常学习办公的好帮手,也是馈赠亲友的好礼品。实用性强,使用度高,文具套装礼品迎合了现代人的生活需求。齐心文具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博大精深的礼文化,多年以来形成了我国庞大的礼品市场。文具用品市场向礼品市场进军,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要想使产品在国内迅速打开市场,必须树立自己的国内品牌。目前我国文具品牌还存在三大不足,在品牌内涵上,文具品牌虽然众多,但缺乏价值定位支撑;在品牌架构上,在整体国家品牌下缺乏相应的城市和企业层面的支撑;在品牌执行上,缺乏执行的专业性、一致性和创新性。
 
  礼品业是一个蓬勃发展,潜力无限的行业。文具企业走礼品化营销其实是产品高端化走向的一种表现,是产品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一种升级,文具礼品化需要以过硬的品质和设计为基础,而成功的礼品化营销更需要强大的品牌做后盾,在企业具备了一定的品牌实力以及生产能力时,礼品化才有助于产生锦上添花的效果。
 
  还有2个月的时间,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举行。
 
  今年该会议的一个重大变化是,2014年的经济目标可能比今年的7.5%有所下调,变成7%。
 
  导致如此的原因是,考虑到国家治理大气,以及提升发展质量的因素,经济增速将不得不调整。目前各地发改委宏观研究部门,还没有正式研究下调明年地区生产总值(GDP),不过调整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
 
  实际上一些地方已经行动起来。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经济研究部主任刘岚芳指出,北京的十二五规划的GDP目标已经下调了,年度GDP目标也存在下调的可能。
 
  此前9月25日,北京发改委主任张建东向市人大常委会建议,将GDP年均增速预期目标,从2011年初市人代会批准的8%调低0.5个百分点至7.5%。这是北京市实施五年规划中期审查以来,首次提出调低经济增速预期。
 
  2012年、2013年上半年,北京GDP增速均为7.7%,未实现8%的目标。全国2013年上半年,除了重庆、天津、广东、上海、浙江等少数地区实现了年度GDP目标,全国大部分地区均未完成GDP目标。
 
  考虑到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这些地方因为要大幅削减污染重化工企业,2014年大范围下调GDP目标,几乎成为定局。
 
  就全国而言,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速为7.5%,上半年经济增速为7.6%,但是考虑到今年已经开始启动大气治理计划,第四季度经济同比或将放慢(去年基数高),全年实现7.5%的指标仍存在难度。
 
  发改委综合司司长程建林在近期的一次片区经济座谈会上指出,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社会矛盾凸显期和改革攻坚克难期,明年预期发展目标的设定需要综合考虑发展阶段以及经济潜在增长变化率等因素,在宏观政策上要将改善供给和调整需求结合起来,统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
 
  根据了解,国家有关部门目前开始着手明年的经济指标和政策研究,多名分析专家认为,考虑大气治理等因素,明年下调GDP指标的可能性比较大,同时转变发展方式的实质性动作,已经对各地的经济开始造成影响。
 
  大气治理致地方壮士断腕
 
  北京市发改委提出下调十二五GDP目标,进而推动年度GDP目标调整,这可能是全国各地开始调整GDP目标,告别唯GDP发展论的一个开始。
 
  本报记者获悉,目前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等多个地区已经开始紧急行动起来,就大气治理计划准备出台严厉的措施。
 
  目前国家已经与北京、河北等各地签订了责任状,要求各地完成大气治理指标。相应各省市也开始与地市要签订责任状。其中河北到2017年要在2012年基础上煤炭消费量净削减4000万吨、钢铁产能压减6000万吨,该任务已经分解到各个地市。其中唐山净压减炼铁产能2800万吨、粗钢产能4000万吨,净削减煤炭消费2560万吨;
 
  河北省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岚感到,目前石家庄已经开始了大的计划,一些有污染的企业开始关闭和搬迁,这可能使得河北将走北京类似的路子。
 
  由于河北钢铁行业利润占到整个工业的1/3,河北大力治理大气,淘汰落后产能,势必将对河北的经济造成影响。“我个人认为,河北的GDP目标也将要下调。”她对记者说。
 
  根据国家5年内的大气治理计划,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PM2.5)分别下降,其中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此前北京十二五确定的GDP目标是8%,不过由于要解决交通拥挤问题,不得不对机动车实施限购,加上首钢搬迁因素,北京仅仅在2011年GDP达到8.1%,勉强实现目标。2012年以及2013年上半年,经济增速目标仅仅为7.7%,未达到目标。
 
  考虑到北京5年内还要削减燃煤消费量1300万吨,以及5年内退出1200多家污染企业,北京的经济增速将受到影响。
 
  此前仅仅一个首钢搬迁和汽车房地产限购,根据学者测算,就使得北京的年均经济增速从2010年的10.2%,下降了2个百分点,变成2011年的8.1%。
 
  多名学者测算,考虑到山西、天津以及全国其他地区也将要治理大气,其淘汰落后产能,关闭企业的行为,显然将影响GDP速度,其年度GDP目标下调已经成为定局。
 
  数字显示,而今年上半年华北、华中地区的河北、河南、内蒙古、山西的年度经济增速目标分别为9%、10%、12%、10%,实际分别只达到了8.7%、8.4%、9.9%、9%,均未完成指标。这些地区大幅下调年度GDP目标似乎不是可能,而是多大幅度的问题。
 
  根据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除了北京外,到2017年底,天津市、山西、内蒙古、山东均要大幅削减钢铁、水泥、焦炭等产能。比如山西省,到2017年底,淘汰钢铁落后产能670万吨,淘汰压缩焦炭产能1800万吨;内蒙古淘汰水泥落后产能459万吨。山东省,到2015年底,淘汰炼铁产能2111万吨,炼钢产能2257万吨,钢铁产能压缩1000万吨以上,控制在5000万吨以内;到2017年底,焦炭产能控制在4000万吨以内。
 
  山西社科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孙秀玲表示,山西煤、焦、电、冶占工业的比重为80%,山西经济区域外向型明显,在全国不景气的大势下,山西经济难以好转。“在全国普遍降低经济预期目标的话,山西也需要调整目标。”
 
  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指出,上海2013年GDP目标已经是7.5%,已经提前下调,该市2014年的目标不会变化。但是全国大部分地区,尤其是资源型省份,下调GDP目标,显得非常迫切。
 
  国家年度GDP目标或下调
 
  2014年全国GDP目标下调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指出,国家要调整GDP的话,主要考虑几个因素,这包括潜在增长率、大气治理以及环境治理、发展阶段等因素。
 
  而根据记者了解,目前潜在经济增速实际上已经比想象下滑的要快。
 
  中国社科院经济形势分析组专家沈利生表示,一般而言,过去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为10%左右,即改革开放的30年平均增速。
 
  但是到了去年,一般认为由于劳动力总量下降导致人口抚养比的变化,实际的潜在经济增速已经下降到8%-9%。但是从去年到现在的情况看,可能实际的潜在经济增速下降到了7%-8%。
 
  由于十二五规划确定的年度目标是7%,2011、2012年的经济增速为9.2%、7.6%(国家统计局调整后数字),因此此后几年即使实际经济略微低于7%,但是5年实现年均7%的难度不大。今后从很长时间看,年度经济增速,应该在7%-8%之间。
 
  “本来加大投资,使得经济略微高一点是可能的,但是最关键的是,本届政府更强调增长质量,宁可牺牲速度也要换取质量,所以实际增速可能稍微低些。”沈利生说。
 
  交通银行分析师唐建伟则指出,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专题民主生活会提出,树立正确政绩观,不要为生产总值增长率、全国排位等纠结,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这可能表明,现在新一届政府要改变唯GDP发展模式,各地可能会切实调低过高GDP的做法。
 
  9月25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河北强调,中央看一个地方工作得怎么样,不会仅仅看生产总值增长率,而是要看全面工作,看解决自身发展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成效。
 
  不过,也有分析专家认为,中西部一些省份可能只是稍微降低不切实际的GDP指标,不可能调低太大。比如可能难以调低3个百分点。“因为西部担心,太低了,西部就很难赶上东部实现快速发展的可能了。”
 
  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为新一轮土地改革政策“定调”。
 
  由国土资源部组建的土地改革研究小组在经过一年多、对11个省份的50多个城市进行深入调研后,目前已形成关于新一轮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框架建议,其中的核心部分极有可能成为新一届三中全会对新土改政策“定调”的理论基础。
 
  新一轮土地改革的总体方案大致为,在不突破现有土地利用政策、土地使用标准等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提高征地补偿额度,缩小征地范围,盘活存量建设用地,规范农村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的流转,探索以“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交换企业经营权”的新路径,严禁将农地直接流转为商品房建设。
 
  与土地改革总体方案相对应,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相关部门将密集推出一系列新的土地改革政策措施。下一步国土资源部除了出台重新修订后的《土地管理法》,颁布《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条例》、《关于开展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等,还将部署开展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总结推广农村土地股份制改革经验和做法
 
  对于很多人关注的农地直接入市,国土资源部基本确定的方向是,在确保18亿亩耕地红线的前提下,先开展集体建设用地改革试点,探索建立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制度,在此基础上,再逐步形成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试点
 
  按照现行土地管理法律法规,土地所有权归属分国有土地、农村集体土地两类,农村集体土地从土地用途的角度来划分又分为农用地和建设用地。建设用地主要是指用于宅基地、乡镇企业用地等用途的土地。农户宅基地属于非经营性建设用地,乡镇企业用地属于经营性建设用地。在中央力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这两类土地是市场紧密关注的潜在“蛋糕”。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土系统专家介绍,目前国土资源部等方面对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改革计划都较为保守,采用的是先选择在一些条件适宜的地方做“试点”,逐步积累经验,以指导更大范围内的新一轮土地改革。
 
  在宅基地试点方面,国土资源部设定的改革目标为,近期主要是在坚持农村一户一宅和标准控制的前提下,探索建立宅基地退出和补偿机制,用经济手段引导和规范闲置的宅基地流转;远期则是在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的基础上,逐步放开宅基地使用权流转,实现农民拥有宅基地与房屋完整的财产权。
 
  在经营性建设用地流转方面,国土资源部初步确定了28个试点市县进行改革尝试,基本的要求是,各试点市县必须遵循“流转必须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土地利用政策、土地使用标准、环境保护、安全生产等法律法规规定”,“流转土地不得用于商品住宅建设”等原则。
 
  原国家土地管理局规划司副司长郑振源、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黄小虎对国土资源部即将开展的宅基地试点一致的分析是,国土资源部所指的一部分农村闲置宅基地其实并不“闲”,特别是在一些北京、深圳等城市郊区,基本上都是以小产权房的形式存在。下一步推进宅基地试点改革,必然会面临解决小产权房的难题。
 
  对于国土资源部提出要探索以“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交换企业经营权”的改革路径,郑振源表示,其实这样的改革也没多大新意。其实早在1999年至2002年期间,国土资源部就在安徽芜湖、江苏苏州、浙江湖州、广东顺德等地开展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试点,但由于土地改革政策不配套,这些早期集体建设用地流转的试点也都基本萎缩。
 
  郑振源分析说,从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中央就提出,要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从政策主管部门透露的信息来看,政府未来还会继续垄断征地,并继续限价征用农民的土地,农民的土地权益还是很难得到合理保障。
 
  争议
 
  现行农地征补制度最为突出的问题是政府垄断卖地,对农民的征地补偿标准又偏低,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政府靠廉价征用农地后再转手以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卖给房地产开发商,或者大搞开发区,而农民从中只获得10%左右的土地增值收益。
 
  从2008年中央提出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开始,国土资源部等方面就开始着手修订《土地管理法》,据前述不愿具名的国土系统专家介绍,修改《土地管理法》最初的基本思路,就是允许集体土地进入市场流转,将集体土地提高至与国有土地同地同权同价的地位,这样才能保障农民获得的征地补偿较为合理。
 
  在推进《土地管理法》修订过程中,国内一些专家学者希望能按照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思路,完成对农村集体土地流转、征地、土地供应乃至住宅用地续期费用等问题的突破,推动土地体制更深层次的改革,但令人失望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国土部门还未完成对《土地管理法》的修改。
 
  前述不愿具名的国土系统专家告诉经济观察报,在国土资源部修订《土地管理法》和制定“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期间,国土资源部遭遇了来自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较大阻力,一些改革力度较大的政策也因此被迫夭折。
 
  事实上,从公开的报道也可以看出,目前在对相关土地改革政策的很多方面,中央部委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以及政府官员与专家之间,都存在很大分歧。以成都、重庆等地在城乡统筹中实施的“地票”为例,成都、重庆等地方政府的说法是,在农地整治、拆迁中,政府把80%-90%的收益给了农民。一些政府部门的官员以及周其仁等专家对成都、重庆的做法表示推崇,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对此却并不认可。
 
  今年6月,陈锡文公开表示,现在的小产权房是违法的,主管部门应该进行严格清理。他同时还表示,对于国土资源部推行多年的“增减挂钩”政策,也并不赞同。
标签:应豪文具 应豪 

文具网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收集\行业专家投稿\本站编辑撰写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

©2012-2023 爱文具网 www.iwen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品牌白酒 冀ICP备150218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