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文具

(白雪文具批发)笔墨纸砚之——墨:生于民间 死于庙堂

时间:2014-3-20 17:35:54  作者:爱文具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88  评论:0
内容摘要: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稿件来源:《时尚先生》 编辑:叶三梁栋摄影:老周开篇、静物摄影:郭航采访/ 文:叶三灯光、场地:花木石专业影棚特别鸣谢:冯大鹏先生 几千年来,文房四宝不仅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在今日,它们却正在从草野间...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稿件来源:《时尚先生》
 
编辑:叶三梁栋摄影:老周开篇、静物摄影:郭航采访/ 文:叶三
灯光、场地:花木石专业影棚特别鸣谢:冯大鹏先生
 
几千年来,文房四宝不仅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在今日,它们却正在从草野间消失,缓步进入庙堂。也许在不远的未来,笔墨纸砚只能作为遗产和符号,存在于中国文明的记忆中。白雪文具
 
中国的文房四宝驰名全球,整个行业其实规模很小。目前,生产徽墨的厂家集中在安徽省绩溪县、屯溪区、歙县三地,大多打清代制墨大家曹素功和胡开文的牌子。得力文具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歙县的老胡开文墨厂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制墨厂,有固定员工一百多人。这是个老企业,最早创于乾隆年间,历经两百余年,在1957年公私合营后从南京搬到歙县。目前的厂长周美洪今年55岁,是徽墨制作工艺的首席国家级传承人。周美洪祖孙三代都在这个厂,现在由他的儿子——28岁的周健负责具体经营。2007年“老胡开文”申请到了中华老字号,也是他们的注册商标,“我们的匾一直就用老胡开文的匾”,周健说,他就出生在厂里的老宿舍中。
 
制墨工艺中最关键的是配料的配方。老胡开文厂的配料车间不对外开放,整个制墨厂知道秘方的人只有三个,周健说:“这个不属于商业机密,属于国家机密。配方没有申请专利,因为我们这一行业比较古老,我们做生意都很少签合同,就是君子协定、口头协议,配方专利或申请知识保护的很少。”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一进成形车间,扑面而来一股香臭混合的怪味,那是制墨原料—不完全燃烧的脂肪和各种香料—的特殊味道。几条中年大汉动作熟练地捣和、揉料、压模……配着将湿墨从模具中磕打出的“啪啪”声,好像一场工业舞蹈。白雪文具
 
而实际上,除了给湿墨保温的碳炉换成了电炉,这里所有的工具都从手工业时期直接传承下来,几百年没有变过。掌握秘方的周健自己并不会做墨,他说:“墨只能纯手工制造,太辛苦了,年轻人都不爱学。”这个车间中的工人大都有二十年以上的制墨经验。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老胡开文墨厂每年生产墨块60吨,销售额500万元人民币,占徽墨总产量的百分之七十左右。以前7成出口到日本,最近几年内销比例逐步上扬,已经达到6成。周健说:“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都开始重视了。”
 
胡开文产品主要批发给经销商,偶尔也卖给慕名而来的旅行者,另外一个销路是定版墨。“定版墨就是专门设计的模具”,周健说,“来定做的很多是有名的艺术家。”卖给范曾的定版墨一块一百多块钱。前几天,当地领导给他父亲做八十大寿,做了两块定版墨,正反面刻的都是老爷子的墨宝。那两块墨多少钱周健没有说。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老胡开文墨厂建在歙县老城的民居中,几个两层小楼依山而造,墙壁上面白,向下逐步渐变为灰黑,如一幅小写意山水的墨迹尚未干。看得出来,楼也早就上了年纪。
 
墨厂里几乎没有年轻人在工作,现在还上班的老工人平均每个月能挣三千元左右,在当地算是不错的收入。周健说,墨厂的经营一般,买墨的人就是那么多,但成本越来越高。
 
墨在当地以前是农副产品,山上砍几颗树来烧烧就是烟,而现在,歙县当地的松木已经限制砍伐,烧松烟不能用松脂少的东北松,制墨厂只能到江西和福建去收松木,运输也是一笔花费。厂长周美洪对厂子的前景更不看好,他说,这个行业原料稀缺,工艺传承后继无人,将来就是“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除了老胡开文,歙县还有大大小小墨厂无数,如“曹素功敏楠氏制墨厂”、“德记胡开文制墨厂”……牌子看着大,其实多数属于小作坊规模,十几个工人不定期生产。当地人懂制墨技术的很多,家家也都有几块旧墨。
 
旧墨,就是七、八十年代生产的墨,公认比现在生产的质量好。尤以那个时期日本商人订做的定版出口墨质量上乘。因为早以停产,这种墨的售价很高,在香港、台湾等地的小店中还能觅到—多数是店主从大陆带过去的。
 
周健说:“现在好松木、好麝香和好冰片都没有了,原料不同,好比放养一年的土猪和养猪场里三个月长大的猪,吃起来就是不一样。”同样,精致的模板雕工在今日也已是不可求。
 
去歙县制墨厂买墨,当地人往往极力推荐价格便宜的新墨,顾客坚持,他们才会拿出旧墨,说,“卖完就没有了”。新墨的价格在10元到100元一两,80年代的旧墨贵的能卖到几百块一两,更早的墨则不按两卖,要估价。打开陈旧的锦盒,清香盈鼻,雕工精致的墨块上满布灰尘。
 
“最好的墨都好几百岁了,”周美洪说,“在故宫里呢。”他怀里抱着周健的女儿,将来,这个两岁的小女孩就是老胡开文制墨秘方的传人。
 
 
 
 
墨:生于民间死于庙堂
 
制作工艺
 
取烟:刮取木材或植物油不完全燃烧产生的残留物。目前松烟使用松木,油烟以提炼石油后的重油烧成的工业用油烟为最多。
 
煮胶:将干硬浓缩的胶板放在锅中和水煮溶解成液体之胶水,达到标准之浓度,并过滤除掉胶水中之杂质。随后将胶与墨烟混合为墨糊。
 
捣和:调配均匀的墨糊降温后,胶质浓稠,烟粉与胶不容易调和均匀,故需用杵捣摧或用手工推揉,制作出来的墨才不会变软或龟裂。
 
成形修整:把推揉好的大块素墨,取一小块,再加手揉,依木模需用量秤好,放在模子里,再套好上下模子,闩紧后用力一压,即可拆开取出。
 
自然凉干:所有墨条经修整后,放于竹篮上或炭灰上,每隔一、二天即翻一次,使墨条保持平直,防止变形。
 
着色描金:依墨模印出的图案、文字,用油彩涂上色彩。
 
标签:白雪文具 白雪 

文具网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收集\行业专家投稿\本站编辑撰写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

©2012-2017 爱文具网 www.iwen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创业 冀ICP备15021849号